澳门永利网址8553·首頁welcome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数据资料 > 文史资料

我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一段经历?

发布日期:2013-05-14 00:00信息来源:芜湖政协浏览量:【字体:  
我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一段经历?
 
俞步骐?
幻想破灭,参加民盟?
抗日战争胜利之后,全国人民渴望和平。国共两党开始
和谈,有识之士都切盼化干戈为玉帛,变分裂为统一,组织
联合政府,同心同德,致国家于至治。而蒋介石悍然撕毁“双十协定”,残杀和平民主战士闻一多、李公朴,大举进犯解放区,公然发动内战。忧国忧民者,无不痛心疾首,义愤填膺。国民党中的进步军政人员,也都感到迷惘和彷徨。我含着热泪阅读有关闻、李两人惨遭杀害的《大公报》报道,对
于政局的美好幻想完全破灭,开始认识到向国民党反动派要
求和平,无异与虎谋皮。爱国心、正义感的驱策,使我渐渐感悟到,如果死心塌地沿着国民党的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道路走下去,必然走向坟墓,自取灭亡。经反复思考,觉得自己既不愿跟国民党继续干违心的勾当,又没有勇气到解放区投身于火热的斗争,究竟何去何从?我认为参加仰慕已久、诚心向往的中国民主同盟,是我最好的选择。终于得到朱子帆、操竹友同志的介绍,于1946年秋参加了中国民主同盟的地下组织。与此同时,我又利用了人事关系取得了国民党
繁昌县县长的职位。?
繁昌和芜湖相去咫尺,我利用职务的便利,经常来芜和
操竹友、吕祖杰、俞锡恩、詹云青等同志接触,讨论时局的
发展,传递解放战争和民主运动的动态。首先利用与原芜湖
县长朱世珩的旧关系,为俞锡恩同志取得长春小学校长的职
位,作为联络的据点。我和操竹友同志经常和当年的《复兴报》的编辑、记者中具有进步思想的沈敦义、任椿、项育中
等保持联系,鼓励和促进他们注意新闻报道的态度与副刊文
章的选择,尽量做到有利于民主革命,不利于反动独裁。操
竹友同志还常常参加该报社论写作的研究讨论。记得该报有
一次登了揭露蒋介石的亲信陈诚在“东北剿总”任内纵容他
的在后勤部门负责的将领的重大贪污渎职事件的新闻报道,引起轩然大波。此外由俞锡恩、吕祖杰、詹云青等同志在1947年至1949年间在芜先后鼓动学生、群众所进行的反迫害、反饥饿的斗争活动,我虽有所闻,但未亲自参与,这里就不提了。?
在繁昌的二三事?
我受任繁昌县长后,先后罗致了才德较优的进步青年多
人,如唐诗成、胡鲁焉(后改名郭因)、钱用、李一木、毛凤翥、唐修明、丁文南等。这些青年,由于思想活跃,言论激烈,态度幼稚,引起国民党县党部调查室专员王德厚及其他特务分子的注意和仇视。他们不但散布流言飞语,甚至直接、间接地向我提出指控。我一面托词敷衍应付,一面邀集唐等谈话,进行批评教育,要求他们谨慎言行,指出他们的幼稚冒失之处。例如他们弄到《联共(布)党史》等书,竟在扉页上写上自己的名字,公开阅读,毫不介意地把书放在自己办公桌的案头。这些青年,先后都积极投身革命,如郭因同志大概1947年间就去香港参加民盟组织,以后回绩溪上山参加游击队,唐诗成与繁昌、泾县的游击队早有联系,毛凤翥也很早参加了歙县游击队;其他如唐修明,在泾县起义后即参加工作,解放后入了党,为党的事业做了不少工作。? 我在繁昌县长任内,利用国民党反动组织特种会报会主
席的职权,抵制了特务摧残革命力量的罪恶活动。两年之间,
先后召开的数次会报会上,调查室专员王德厚三次提出杀害
在押人员段豹子、纪子福、叶某等人(其他人员姓名记不起
来),我都以证据不足,拒不同意,使其恶行不果。其次党的一个交通员汪某从上海来山区时被捕,我设词准其交保释
放(“文革”期间有关方面对此人进行外调时,由我写了证明材料)。段、纪及其他原先由调查室抓来寄押在县看守所的八个人,当我调泾县交卸之前全部释放。国民党军历次入山“清剿”时掳来山区的民兵及所谓“嫌疑犯”,寄押在县看守所的为数甚多,一俟军队离县,我即嘱咐军法承审员全
部当堂开释。当年党的一个负责干部罗义同志(解放初任芜
湖市工业局副局长,现离休家居)被乡公所捕送县府,关押
多时,乡长和参议员多次要求处决,我都婉词置之。最后转到县司法处,我授意法官汤大镳予以交保释放。罗获自由后,
有些参议员对我大为不满。?
1947年,国民党县调查室企图援例组织特种行动队,以冀扩大特务组织,加强反动势力。我指示会计室,不予编造预算。调查专员王德厚改为要求在县自卫总队的建制下,划出一个排的名额交他作为行动队由他指挥,我坚决予以拒绝。?
以上种种都使繁昌县的特务分子及地方的恶势力视我为眼中钉,他们便向上级控告我“剿匪不力”、“纵放共产分
子”等等。安徽省府来电申斥。省府秘书长苏民(CC分子)建议撤我的职。由于我的人事关系,改调我去泾县。我到泾
县,已是1948年的秋季。是时辽沈战役已经结束,解放大军纷纷入关、南下,淮海战役序幕已启,国民党反动政权的覆亡,只旦暮间耳。?
泾川定策,榔桥起义?
1948年冬季,有一天,我接到操竹友同志从芜湖来的电
话。他告诉我:“省保安第五旅旅长王汉昭即将率部进驻泾县,你可以和他交换意见,详细谈谈。”操的话,我是明白的。王汉昭是老友,他的政治态度我早已了解,这使我感到
欣慰!当王到达时,我出城郊迎,执礼颇恭,相见甚欢。第
二天晚上,我和汉昭单独晤谈,交换了对时局的看法。他介
绍了在南京见到了李宗仁,以及李宗仁当时的困难处境等情
况,最后谈到有关起义与接应解放军渡江等问题。第二天夜
里我们继续商谈,双方都没有其他人员参加。我们考虑到有
必要尽快和皖南地区党的负责人胡明政委接触,我建议邀请
在旌德城闲居的陈大镛同志前来,请他设法先行入山。汉昭赞同我的意见。第二天大镛如约到来,他告诉我们,他的打算和我们不谋而合。入山门径既已找到,这就奠定了我们起义计划的初步基础。?
我们大约盘桓了半月左右,这时已近旧历岁暮,王汉昭
部奉命调往绩溪、旌德驻防。我们安排了电报密码和电台呼
号等通讯办法,送走王汉昭、陈大镛等。1949年初春,国民党暂编一师廖运泽部进驻泾县,不久也奉命开拔,接防的是一九二师刘兴汉所部。当我初次和刘兴汉见面时,感到惊异和不安的是,刘介绍和我见面的两个随从参谋,竟是我所熟知的两个臭名昭著的中统特务、CC分子熊子良和徐世良。熊当过泾县调查室专员、县党部书记长多年,后任繁昌县长,是我的前任;徐干泾县、南陵、宣城等县调查室专员多年。这两个家伙,都是共产党的叛徒,凶狠的特务。徐世良更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。熊、徐和我见面时故作亲热姿态,寒暄一番后,便自我吹嘘,说自己如何如何为绥靖区司令官(指张世希)所器重,又如此这般地表示决心协助刘师长为深入“清剿”游击队效劳等等。我考虑到这两人的凶狠毒辣和对泾县各方面情况的了然,以及对我的政治倾向、关系等可能有所知情或怀疑,不能不认真予以对待,于是便指派县自卫总队副总队长张汉三、军事科科长徐行南、财政科科长王文采等人对师部参谋处、副官处作有计划的联络,经常请两处的官佐吃酒、打牌,厮混得十分火热,渐渐致熊、徐于孤立的处境。这样一来,不但大大减轻了师部对县政府的压力,同时还给我提供了许多军事情报,重要的都发给王汉昭转告胡明政委。?
这时淮海战役进入结束阶段,李宗仁接代“总统”之后,
发出求和呼声,形势发展急转直下,长江两岸风云日紧。芜
湖农工党组织派俞锡恩同志专程来泾,要我参加农工党,理
由是:芜湖的民盟同志都参加农工党,我的工作,并入农工
组织统一领导。中共已派了地下人员陈效安驻芜湖担任联络
工作。俞随身带来密码和电台呼号,并要我经常和芜湖吕祖
杰、储文朗所控制的电台互通情报。?
为了便利与王汉昭每日的情况交换,经商定,修架泾、旌、绩三县的长途电话线路。这条电话线过去经常受游击区
武工队的严重破坏,久已不能使用。在决定陈大镛入山与胡
明会见时,我提出要胡政委通知武工队,在全线修架完毕通
话后,着意加以保护。胡接受了我的意见,所以这条线路得
以畅通无阻。?
1949年2、3月间,陈大镛和胡政委见面后,即安排了会见王汉昭。会见后王返绩溪军次,即来电告知,胡明政委
已指定泾、旌、太边区游击队负责人洪林同志和我联系,并
由洪派项育中(原复兴报记者)和唐诗成(当时的泾县县府助理秘书,与洪部有联系)担任联络员。越日,项育中来,我即委以县自卫总队部指导员名义,佩戴职员符号以资掩护。大约是4月初,得芜湖密电告知,解放大军可能在本月21日渡江。要我做好一切准备。我当即和王汉昭通话,约请陈大镛专程来榔桥镇和我会商有关行动的各项具体安排。翌日我以下乡视察为名,随带唐诗成、项育中等到达榔桥。陈大镛应约来到。晚间我们举行秘密会议,陈首先介绍他自己以及王汉昭与胡明、洪林等会见的情况,我也谈了对一九二师和熊子良、徐世良这方面所做的工作。会商结果,作了如下几项决定:(1)起义的地点定在榔桥,以便于和保五旅配合、策应;(2)草拟起义宣言,由唐诗成执笔;(3)派项育中即日返洪林部复命,并迅速转回县城以便与洪部会合迎接渡江大军。我回城后立即进行各项部署,密切注视一九二师的一切动态。这时胡鲁焉(即郭因)同志突然来泾。由于我们相知至深,开门见山,他把此行的深意一口道出。我十分钦佩他的机智过人,感谢他对我的关切,简单地透露了自己对待当前局面所持的态度请他放心。他和唐诗成细谈后,更是完全明白,留城两日即欣然赶回山区。?
一九二师准备撤逃的消息,已经探知。4月19日,师部急切要求征集大量民夫。我立即下令各乡镇集结所有自卫队限于20日集中县城待命,同时派兵将眷属护送到旌德三溪镇。在隐约的炮声和紧张的气氛中,我和邻县——南陵、繁
昌的廖天寿和张明两县长通了电话,要求他两人率部经泾县
后撤,拟于见面时,劝说其参加起义。而他们不肯接受我们
的邀约,改途撤退,结果张明所部狼狈溃散,自己仅以身免;
廖天寿率部逃到宣城汉亭,对解放军进行顽抗,被当场击毙。? 4月22日上午,一九二师开始撤逃。9时左右刘部的两
个团和师部各处均已离城。该师谢学敏团奉命殿后,其任务是监视我所率领的全县地方武装,准备在适当的时候胁迫我部改编为补充团,派徐世良任团长指挥节制。是时中共皖南地委所领导的沿江支队两个营,在支队副司令员李友白同志的率领下,自下坊渡河,由泾城北门袭击敌军。刘部前卫离城不远,听到枪声加速遁逃,殿后的谢团也就仓皇溃逃,首尾不能相顾,遗弃辎重和行李甚多,更无心顾及监视我部。李友白同志机智勇敢,用极少数兵力尾追敌军使之闻风丧胆。我部摆脱了殿后谢团的监视,也就解除了严重的威胁。在极端混乱的情况中,自卫总队副总队长张汉三凭借他对于
山区地形的熟悉,十分沉着地指挥我部改由东南向山地小路
缓缓后撤。黄昏到达巧峰宿营,立即命令架设电台,意图与
王汉昭联络,却无法呼应对方。项育中返洪部后,原可在22日之前赶回县城,因被一九二师城防部队阻于城外,因此洪部的方位动向不明,无法接触。当夜我即派王植槐(原胡冲铺乡长)同唐诗成赶回县城。次日我们便到达榔桥镇。这时电台仍无法联络,王汉昭方面的情况完全不明。是夜李友白同志随带武装人员约30人,由唐诗成等陪同来到榔桥镇。我与李友白同志一见如故,交谈至为融洽。我们交换了彼此若干情况。?
4月24日,我召集县府、总队部文武各级负责人员和县所属各单位主管人员等举行起义大会。会上由我简短地说明了当前形势,指出国民党反动派腐败无能、祸国殃民的种种,以及我向往民主革命、摆脱反动政权、靠拢人民、接受共产党领导的动机和目的,号召全体军政人员弃暗投明,步上革命的道路。接着我介绍了李友白同志并请他讲话。李同志首先对我们的义举表示热烈欢迎,对我的发言给予高度评价和赞赏,最后宣布了党对起义人员的有关政策,提出了各项保证。与会人员由县府主任秘书周芷蘅代表发言,表示一致拥护起义行动,并愿随我为新政权继续效劳。会后由我和自卫总队副总队长联名签署散发了起义宣言,旋即集合随我起义的全县武装官兵共人枪700余众,宣布了起义行动和部队改编的决定,全部武装人员当即编入沿江支队建制,交由李副司令员统一指挥。是日我偕李友白同志及所有人员返回县城,夜下榻于李同志驻处。在城数日先指派了唐诗成、王文采、袁德铭、左大锟等科秘多人负责办理移交和调拨粮秣,以应过境大军军需等事宜。所有县府及各有关单位的档案册籍、各类公物、各种设施,均完好无损;各地粮食积谷,一一移交新政府。?
数日之后的一个清晨,我跨上坐马,离开这座山城,踏上新的征途。“一鞭彩云辞旧地,万千思绪上新天”,这就是我当时心境的写照。??